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人物专题 > 正文

中国音乐教育家赵沨的传奇人生

[字号: ]

2009-9-21 10:28:16  来源:我的简历网

                               赵沨教授和夫人吴锡麟教授

   1945年夏天,为筹办援助贫病作家音乐会,马思聪和夫人王慕理来到昆明。  
   马思聪住在一个朋友家,我去找他商量音乐会的日程安排。就在我俩研究如何安排演出的过程中,房间的旁门里有一个人,一会儿伸出个头来看看我,看了好几次。我心里直纳闷:是怎么回事?王慕理把一位姑娘叫了出来,介绍说:“这是我的妹妹,是来帮我照看女儿的。她从来没有见过共产党员是什么样,听说你是共产党员,她很好奇,所以想看看你是什么样子。”听了这话,我们都哈哈大笑。  
   那时,昆明没有专门开音乐会的场子。几经周折,最后才征得昆明市昆华女子中学校长的允许,音乐会的会场就设在市中心的昆华女中礼堂。音乐会的节目以马思聪的小提琴独奏为主,以我指挥的合唱和独唱为辅。马思聪演奏了自己根据民歌改编的《思乡曲》,还有他自己创作的小提琴组曲《西藏音诗》,喇嘛寺院里虔诚肃穆的气氛和健壮彪悍的西藏剑客舞蹈的狂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使人沉醉。  
   抗战胜利以后,西南联大撤销,仍恢复原来的北大、清华、南开三所大学。大批学生开始复员北上,原来操办民盟工作的很多知名人士如闻一多、潘光旦、曾昭伦、吴晗等,也将陆续迁回北平。民盟云南省支部为了应对抗战胜利后的新形势,决定进行改组:闻一多任宣传部长,主持在全国有广泛影响的《民主周刊》,由我和林彦群协助他工作;我出任组织部长兼秘书长。  
   我的主要任务是在青年教职工中,发展新盟员,扩大民盟的影响。为此,我在青年教师和文化界组织了一个文艺小组,成员多是当时社会知名的音乐家和文艺爱好者,如董源、徐守廉、李仁荪、胡均、梁伦、林彦群、蔡余文等十数人,我们每十天聚会一次,对外称音乐欣赏会,有时听一些古典音乐唱片,多数时间则是读有关时局的书籍,以及对当前时局和文艺工作如何开展进行讨论。  
   1946年5月,以路南圭山彝族的两个分支撒尼族和阿细族的青年为主,组成了30余人的演出队,到昆明来演出彝族歌舞。晚会由我任音乐指导,梁伦任舞蹈指导,舞台工作、朗诵及朗诵词的写作,由西南联大学生会的王松声组织联大及云大的学生们完成。音乐节目有彝族史诗《阿细的先基》对唱、芦笙吹奏纪念死者的哀曲、婚事喜庆的《拜堂会》歌舞等。这一台晚会在国民党的省党部礼堂连演10场,场场爆满。  
   闻一多先生看了彝胞歌舞晚会以后,激动不已,当晚就动手把屈原的《九歌》赶写成歌舞剧台本,要求我组织民盟的音乐组和舞蹈组编写成歌舞剧,组织公演。  
   我看了闻先生写的《九歌》很高兴,便与梁伦商量,请他来做《九歌》的舞蹈编导和排练工作,音乐由我负责。我和梁伦一起去拜会闻先生,请闻先生介绍他写作的意图。回来后,我们高高兴兴全力以赴地研究如何实现闻先生的写作意图。也就是在闻先生写成《九歌》台本不足一月的时候,闻先生和李公朴先生遭国民党特务暗杀。

发表评论】 RSS新闻订阅
-更多-

推荐乐器品牌专卖店

热门乐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