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人物专题 > 正文

荆州小提琴家刘霄:与金色维也纳有个约会

[字号: ]

2009-2-10 10:00:51  来源:江汉商报

   近日,在中央电视台举行的2008年“CCTV钢琴小提琴大赛”中,荆州籍选手、中央音乐学院青年教师刘霄一举征服评委,夺得小提琴成人组金奖。   
   该赛是经中宣部、国家广电总局批准的2008年为数不多的音乐大赛之一。大赛的最终获胜者,有望获得登上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奏的机会。得知刘霄为家乡人民争了光,记者连线北京对其进行了专访。  
   人物介绍:  
   刘霄,男,26岁,荆州人。中央音乐学院最年轻的小提琴教师,中国最优秀的青年小提琴家之一,师从著名小提琴教育大师林耀基教授。2000年赴法访问演出及在著名的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深造。1999年,获得第一届MIDO国际小提琴比赛冠军。  
   2001年,一年中连续获得国际小提琴选拔赛青年组第四名,中央音乐学院第四届小提琴比赛青年组冠军以及中国作品演奏奖,第七届全国小提琴比赛青年组第二名三项大奖。2008年,获得第二届“帕拉天奴”国际作曲比赛演奏比赛第一名,是人民奖学金、付成贤奖学金、萨默雷石东奖学金获得者。  
   作为独奏家,刘霄一直在世界各地举办音乐会,出访了包括法国、加拿大、日本、瑞士等在内的亚洲、欧洲、北美、南美、非洲国家,在国内更是走遍大多数城市与地区进行独奏演出。  
   刘霄在独奏音乐会及各类音乐节中致力于推广现代音乐,在演绎现代音乐方面有独到的见解与方式。曾与北京交响乐团在北京海淀剧院率先演出了在中国少有公演的肖斯塔科维奇第一小提琴协奏曲,随后又在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首演了鲁托斯拉夫斯基的小提琴组曲及梅西安的主题与变奏,引起业界的强烈反响。  
   刘霄和国际著名的作曲家经常有亲密的合作,世界首演了杜鸣心大师的第二小提琴协奏曲,首演了叶小纲的小提琴协奏曲《最后的乐园》与芭蕾舞合作版本等。2005年12月,在北京中国首演了国际著名华裔作曲家黄安伦的第一钢琴三重奏后,黄先生给予高度评价:“你是真正的天才艺术家,并已成就了自己的风格!”  
   功到自然成  
   记者:今年首次举办的“CCTV钢琴小提琴大赛”中,你演奏了拉威尔的《茨岗》和肖斯塔科维奇的《a小调第一小提琴协奏曲》,演奏技巧和情感投入都臻于完美,一举征服了所有评委,斩获小提琴成人组金奖,为家乡人民争了光,获奖后有何感想?这场比赛是自己水平的最好发挥吗?  
   刘霄(以下简称刘):谢谢!心情比较平静,其实只有彩票中奖才会出现狂喜的心情,当一个过程从0走到100,每一步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上,一切当然会顺其自然水到渠成。对于水平的发挥,永远都不可能是最好的,也许演奏状态是最好的也是最重要的吧!  
   记者:这之后你又进行了哪些演出?今年会登上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奏吗?新年有何新愿望?  
   答:比赛之后,我马上参加了央视三套直播的一年一度的综艺盛典演出。关于金色大厅演出得看央视安排,应该一切都在筹备中吧。很多机遇都是突如其来的,新年愿望其实就是希望能有时间,顺利地脚踏实地把每天应该准备好的事情做好。  
   记者:你的职业理想是什么?  
   答:目标总给人一种终点的感觉,对我而言,一切未知的终点才最有挑战性,我也不知道自己能走多远,所以很难说。如果只是说职业的目标的话,我希望自己能一直作为一个艺术家而生活,希望自己表达的音乐真正被更多的听众所欣赏。  
   记者:听过你演奏的《精灵群舞》、《茉莉花》等,感觉舞台上的你不仅音乐表现得相当完美,而且现场的演奏非常投入、有激情,这是你一贯的风格吗?  
   刘:每次在台上,我都是一如既往地全身心的投入,呈现在观众面前的东西,应该是我的心灵的一种真实自然的表达。  
   音乐难量化  
   记者:你与小提琴结缘已有22年,这其中有没有厌倦、想放弃的时候?后来又是如何坚持下去的?何时开始考虑做音乐家?  
   刘:当然有,其实每个人的生活容量是均等的,是平衡的,先付出了,现在就收获,其他小朋友先收获了,现在就到了该付出的时候了,所以我是先羡慕别人,现在该别人羡慕我了。但厌倦有,从没有想放弃过,从我自己的价值观来看,做一件事情,一定要做到底,不光是做音乐,所以很多事情我还都能做出个结果来,包括很多非音乐的事情。我从没考虑过不做音乐家。  
   记者:4岁半,你跟父亲刘胜华开始学琴,能介绍一下你的家庭吗?对学琴的孩子来说,天赋和音乐环境有多重要?  
   刘:父亲是小提琴家和教师,母亲是琵琶演奏家,只是后来妈妈为了陪我学琴就放弃了演奏。我的生活中一直就有学习音乐的氛围。有音乐天赋和有音乐环境,肯定比没有要得天独厚一些,但就算没有,也并不是没法学音乐,这都不是绝对的,往往最后成功的人都不是先天条件最好的,反而是做人、热爱和毅力在起作用。  
   记者:荆州现在有不少学小提琴的儿童,你对他们有何寄语?你认为考级在儿童的音乐成长中起多大作用?  
   刘:望家长们在孩子学琴遇到挫折和瓶颈时,不要一味责怪孩子和老师,一定要回归本位,想想最开始自己安排孩子学音乐的初衷,相信这样很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关于考级,我认为它未尝不是一种促进孩子学琴进度的方式,但不能盲目追求级别,毕竟音乐是无法量化的。  
   记者:您曾师从赵薇、林耀基等许多知名小提琴教师,认为哪位教师对自己的音乐道路影响最大? 
   刘:每个老师都是自己成长路上不可磨灭的领路人,缺一不可。当然最重要的导师还是林耀基教授,他教给了我艺术创作的思维方式和自我学习的方法,这非常重要。  
   浓浓家乡情  
   记者:看到过你和孔祥东的合影,你和他平时联系多吗?  
   刘:认识孔老师是在2006年夏天一同去瑞士演出的时候。感觉和他特别投缘,各自有新动向和成绩时都会互相祝贺。他是一个勇于否定自己,大胆尝试新事物的真正的艺术家。  
   记者:2007年你曾到新疆支教,那里给你留下了怎样的印象?  
   刘:新疆是我走向音乐教育的最初试验田,一切都历历在目,和学生们分别时特别难受。最高兴的是,能在一年的支教结束时的音乐会上,给了我的学生们第一次在正式演出上独奏的机会,这是我的荣幸,也是我一年辛勤耕耘的成果。  
   记者:假如不拉小提琴,不当音乐家了,你还会选择什么样的职业?  
   刘:我除了是个小提琴家,还是个画家哦!这是很多圈内好友都知道的。这次汶川地震我特地绘制了一幅作品捐给了拍卖会,拍得的款项捐给了灾区。除了音乐,我对一切视觉艺术都很感兴趣,比如我很多演出海报节目单都是由我自己摄影及设计一手包办,也给很多音乐网站设计过logo等等。视觉艺术都是美的,我是和美没完没了的人。  
   记者:听你演奏的《梁祝》,感觉既有火样的激情,又有细腻的柔情,您对这个感情故事如何理解?生活中的知音找到了吗?  
   刘:我一直觉得人内心的感情是不分古今中外的,只是时代不一样,表达方式不一样而已,用一句话总结就是内容不变,形式多变。爱情是所有艺术门类最主要的表现主题,也是人类最主要的社会生活主题。人的情绪不外乎喜怒哀乐,表达爱情也不会出这个框子。所以对于理解这个感情故事,完全可以用现实生活中人们处理感情纠葛的方式来诠释。相信每个有过情感经历的人都会理解它。我只是用自己的本真心态去演绎。  
   说到知音,我觉得一个全面的知音真的是很难遇到的,对于一个人的生活不外乎是围绕着事业和感情,这两方面的知音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确实很不容易!  
   记者:离开荆州多久了?在北京最想念家乡的什么?  
   刘:已有14年了。想念家乡的生活方式,那种湖北人特有的生活乐趣,这是我每次回荆州最值得回味的。
发表评论】 RSS新闻订阅
-更多-

推荐乐器品牌专卖店

热门乐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