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风云人物 > 正文

《声乐大师郎毓秀》(之十一)永不停歇的歌喉

[字号: ]

2008-1-11 12:51:31  来源:音乐周报  作者:姜嘉镳


      郎毓秀常说:“让我唱歌就是幸福。”她不放弃每一次唱歌的机会。她曾经稍作粗略统计,零星活动上台演唱有近千次,独唱音乐会约开了90多场。这对于当前活跃在舞台上的歌唱家来说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现在我们的不少歌唱家,毕生未开成独唱音乐会的为数不少,如若举办过一次独唱音乐会,那对本人来说是莫大的安慰。  
  新中国成立后,四川开始筹建歌舞团,郎毓秀很想去,但冷静考虑一下,已是五个孩子的母亲,不能适应流动的工作,只能作罢。平时省里有什么演出,总少不了郎毓秀。特别是为各国来访的外宾举办文娱晚会,她每场必到。郎毓秀的演出不讲排场,不讲条件,只要能唱她都愿意参加。1956年随中国文化代表团从欧洲访问归来,正逢北京举行音乐周,她不顾路途劳顿,立即参加了独唱演出。 
      “文革”之前,四川音乐学院每学期都安排两周时间外出艺术实践,锻炼学生的舞台实践能力,能演出的老师也欢迎随行。郎毓秀每次必去,从不缺席。1958年“大跃进”时,全校停课数月,下乡采风、演出。全校共分六个队,郎毓秀和教务处长带一个队到泸州地区。四个月内,他们跑遍了泸州每一个县,一边演出,一边逐县对乡镇选送的农村文娱活动积极分子进行音乐知识和技能的培训。她每到一地演唱或办培训班都受到热烈欢迎。这回不是唱西洋歌曲,而是将时乐 的《社会主义放光芒》作为首选曲目。此外还有《王大妈要和平》《慰问志愿军小唱》《歌唱新农村》等,忙得她不亦乐乎。  
  自从1953年参加抗美援朝慰问以来,郎毓秀已经多年未给解放军演出了,于是择定1962年的暑假到四川西部高原大凉山昭觉彝族自治州去给部队演出。她上了军车,行了两天的路程才到康定军分区,来不及休息,第二天就给部队演出。看见一个个黝黑黝黑的青年小伙子,郎毓秀立即想到朝鲜战场上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她满怀激情,一鼓作气给战士们唱了《小小针线包》《摇篮曲》等十几首战士们爱听的歌曲。演完第一站,立即向第二站道孚县进发。第三站是甘孜,这里已是海拔3000多米的高原,空气稀薄,呼吸困难。但是已是46岁的郎毓秀,不顾高原反应仍坚持演出。她像当年在朝鲜战场一样,深入到部队厨房给炊事员演唱,使得厨房一片欢腾,炊事员们激动不已。  
  沿途,郎毓秀一直回味这次演出的经过,她从群众的掌声中顿悟出一个歌唱家掌握民族音乐的重要性,只有把民族的歌唱好,才能被广大人民所接受。她是学美声的,是否要把在西欧所学的都丢掉?不!她认为科学的发声方法不能丢,它能使声音通畅又送得远,而且唱歌不吃力,应该把这些精华揉进民族歌曲的演唱中,才能取得更佳的效果。  
   1965年第三期《红旗》刊载了为毛泽东诗词谱写的歌曲。全国上下形成了演唱毛泽东诗词的热潮。郎毓秀在成都青羊宫附近的街头,搭台教唱毛泽东的《为女民兵题照》。群众得知是著名歌唱家在教唱,将舞台围得水泄不通。郎毓秀手持一纸歌谱,旁边坐着一位手风琴手为其伴奏,就这样一句一句把行人教会。这样的举动对现在的音乐工作者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但老一辈歌唱家确确实实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把自己所学的一切本领都献给了人民。
发表评论】 RSS新闻订阅
-更多-

推荐乐器品牌专卖店

热门乐器排行